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珐琅技巧全揭秘(上)

作者:豪利真人游戏    更新时间:2021-01-21 09:34

  珐琅为什么可以成为表盘工艺最有艺术表现力的载体?一是因为它有丰富的颜色,作为玻璃的一种混合物,由于添加了不同的微量金属氧化物,而能调配出无穷尽的色彩、色调,同时还能变幻其透明度, 适合当做颜料在金属盘上作画。二是因为烧制完成的珐琅表盘质地坚硬、表面光洁、不易氧化变色,能长久保存,符合瑞士传统钟表的永恒特质。但珐琅艺术区别于传统绘画艺术与其他盘面制作工艺的一个最显著特征,就是需要在大明火里高温烧制,讲究画与烧的多次精妙配合。这一独特魅力与制作难度也就决定了其稀有与珍贵。

  大明火珐琅的烧制温度一定是要低于金属胎底的熔点,这使得珐琅粉先于胎底熔化。炉火的温度一般控制在800℃-900℃,不同颜色的珐琅料其熔化温度也是有别的。比如在微绘珐琅中往往要先涂一层固形用的珐琅底釉(counter-enamel),防止胎体在烧制过程中收缩变形导致盘面受损(因为微绘往往比其他技艺需要更多的烧制次数),一般会用900℃的高温,以便能够经受后续的炉火烧制工序。随后的珐琅填色温度会精确控制在800℃-850℃左右。

  胎底在使用前需要在硫酸溶液中浸泡清洗,保证其表面干净。珐琅料再经过研磨并除去杂质后,再根据各种珐琅技法的差别填到表盘上,然后进行烧制。在温度超过800℃的窑中,珐琅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熔化(大约40-60秒),随即需要立即取出自然冷却,再进行下一次的填料烧制。随着珐琅溶剂(水或油)的蒸发以及珐琅的收缩,需要经过多次的填料和烧制以达到预期的色泽和釉层厚度,同时也大大增加了报废的风险,这也是大明火珐琅烧制技艺的魅力所在。釉料的涂抹厚度以及是否均匀,乃至温度的误差或炼制时间过长,会使珐琅出现冒泡、裂痕或扭曲—导致前功尽弃,不得不重新开始。

  诸多复杂的珐琅工艺盘面都会有打磨这一步骤,磨平珐琅层可以使得盘面更加平整光洁,同时可以去除烧制时产生的细小砂眼和气泡。但同时也会把珐琅面雾化,最后一次窑烧会将表面烧结成亮面(Glaze Firing),恢复珐琅原本的油亮光泽。锺大师的文中曾这样描述过高超打磨技巧的重要性: “Suzanne曾说过,当她的打磨师傅离开之后,她甚至无法再作画,直至收拾心情自己研究出适合珐琅画的打磨技巧,才闯出又一个新天地。”

  2011年,ULYSSE NARDIN(雅典)成功收购了长期合作的高级珐琅工坊Donzé Cadrans SA,以下就是其制作一枚白色珐琅盘的全过程。图1,首先将压制出来的金属底盘做进一步的平整处理;图2,在底盘的背面插上针脚,这样便于烧制时搬动盘面;图3,将事先精加工的白色珐琅粉(要磨得极细、颗粒大小均匀且不含杂质)撒在底盘上(表盘会略作弯曲,使得烧制时可以抵销金属和珐琅不一样的收缩率),这比手工的涂抹要更加均匀;图4,将撒好珐琅粉的胎盘放进高温炉内烧制;图5,烧好的盘需要经进一步平整打磨,然后多次重复3和4的步骤才能达到一定的釉层厚度;图6和图7,通过转印的方式将刻度盘模块上的刻度转移到珐琅盘上;图8,再次进炉烧制;图9,盘面打磨;图10,钻孔;图11,切割后的三个独立的珐琅盘面,最终组成了Marine Chronometer Manufacture这款表的盘面。

  雅克德罗的单色珐琅是其品牌最引以为傲的绝技, 当然它的出货量也是单一品牌里最大的,珐琅盘在其产品线中普及度极高。它的白色珐琅不是纯白,而是偏暖色调,呈现出象牙色或奶油色的温润质感, 相当耐看。当然,更加少见的黑色珐琅,雅克德罗也是做得水准极佳,值得拥有。图中这一只特别之处是其珐琅盘是双层的。但是制作工艺又和雅典不同, 你可以明显地感受到日历圈外框的上层珐琅盘的厚度和锐利的切边。

  珐琅盘并不是万宝龙高级制表领域的强项,但是对于有些表款却只能用珐琅盘才能配得上它的内心, 比如这一只维莱尔脉搏计单按钮计时。它用顶级的Minerva的手动计时机芯,美艳不可方物,如此一只计时精品配合古典的脉搏计计时盘自然是绝佳组合,黑色的珐琅盘上用红色和白色珐琅描绘刻度,看似斯文,却是更显霸气,与普通的黑漆盘面不可同日而语。它也有白金壳配白色珐琅的同款计时表,但这枚黑面珐琅无疑是得之而后快。

  百达翡丽的黑色珐琅盘做得极少极少,不是因为难做,而是因为相对应表款的稀有或是不凡意义。即便是有些高复杂表,很多情况是要么白色珐琅盘,要么黑漆盘,让人难以抉择。这几年的新品中, “有资格”用上黑珐琅盘的,除了这只2015年新作追针计时Ref.5370P,我能想到的就是三问陀飞轮的Ref.5539G。想要百达翡丽的黑珐琅,最好的途径就是订制了。百达翡丽的珐琅盘也很好辨认,无论黑白,都会在表盘标上EMAIL(珐琅)。

  宝珀的珐琅盘黑白都有,都用在经典的Villeret系列, 盘上的刻度与字体也是手写的珐琅字,油润的立体感煞是好看,而且这种罗马字体也是宝珀自己的专属设计,古典而韵味悠长。这一只是12天长动力陀飞轮,在开口的偏心陀飞轮圆窗内,可以清晰的看到珐琅白盘的厚度。传统的精密制表艺术与大明火珐琅烧制艺术在一个盘面上精彩融合。而且宝珀的珐琅盘其实也是有隐秘签署的,在IIII和V中间,用透明釉写就的JB, 轻转表盘在一定光线反射下就能欣赏到。

  我认识的第一只白珐琅就是宝玑的“独眼龙”Ref.3420 跳时表。宝玑的历史气质确实与白珐琅盘配合默契。这只大三针,刻度也是手工用珐琅绘制的,也就是说白盘烧好后画上刻度还要再烧,这些刻度线条需要粗细一致,而烧出来之后字迹油亮有光泽感,虽然没有印刷刻度那么完美,但那种凸起的饱满质感绝对是速成的转印刻度所无法媲美的。而宝玑的隐秘签署更是大名鼎鼎,老式的花体Breguet Logo用透明珐琅釉描绘,这一只签在了盘面下方。

  每年都会看到有很多品牌推出珐琅盘的表,其实顶级的珐琅师和工坊哪有那么多,真没有几家是有实力可以自己干的。因此大多数品牌的珐琅盘都是外面订购的,既能保证品质又不用自己操心,同时还能提升自家表款的综合得分,定价也能再高一截,何乐而不为呢。罗伦斐的这只开山之作双游丝陀飞轮自面世之出就广受收藏家的好评,珐琅盘也是加分因素,而提供方就是雅典的Donzé Cadrans SA,同样它也是采用转印刻度,如果是手绘那就精彩有加了。

  上面的这一款出自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系列的仙鹤,创新地用透明珐琅结合立体金雕,盘面主角是两只用手工雕刻的仙鹤,而蓝色水域背景则是用机刻花纹配合透明珐琅营造出层层蔓延的涟漪效果, 画面感极为入境。用最恰当的工艺技法来表达主题,是成为艺术佳作的重要条件。

  瑞宝是一个超级喜欢用机刻雕花和透明珐琅制做表盘的品牌,而且他们在卢塞恩的工坊里依然保留最古老的机床来车花,这一只的花纹相当精美,犹如绸缎般丝滑柔软,而透明珐琅则提升了盘面的光泽度和细腻油润的质感。瑞宝的珐琅师要将珐琅粉清洗多达七次,确保去除所有杂质瑕疵,才能用于烧制,次数要有五六次之多,才能做出一只完美的透明珐琅盘。

  喜欢爱马仕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它对于艺术的大胆创新,而且可以和自身的品牌文化结合得如此之妙。比如这款表的盘面设计灵感来自于爱马仕丝巾,同样是透明珐琅盘,但并没有用机刻雕花,而是手工雕刻出爱马仕经典的迷宫纹路,通过线路的变化借助光线的反射描绘出一个巨大的H Logo,所有的交叉线度直角,图案精密隽美,最后再罩上配色大胆的灰色珐琅釉,它为透明珐琅工艺开拓了新的思路。

  路易威登其实也爱珐琅,这只透明珐琅盘出自旗下Léman Cadrans工坊,底纹是非常别致而有现代感的细方格纹,深蓝色的透明珐琅在840度的高温下多次烧制。由于有大量的白色时计刻度和字体,再加上现代的运动壳型,很多人都不会觉察到原来这也是枚珐琅盘,倒是更显低调。为什么是蓝色,因为这是为海洋为帆船运动而生的专业计时表,既可分别记录两段60分钟以内时间,也能同时显示两段时间的时差。

  18K红金表壳,直径41mm,金雕与内填式透明珐琅表盘,Cal.2653自动机芯,限量28只,RMB 583,500

  18K白金表壳,机刻花纹绿色透明珐琅表盘,掐丝珐琅和手工雕刻后盖“丛林大象”主题,白金和大理石底座,手动机芯,限量1只

  这款表从制作手法上可以将其归入内填珐琅工艺,但是由于填入的料均是透明珐琅而且底纹有大量的雕刻,且最能展现Flinqué的风采,因此放在这个版面更合适。珐琅师巧妙地利用了透明釉料的特性,无论是水色还是天色都能将透明色的颜色深浅与过渡控制得很好,这种适度的透明感也正是描绘场景所需要的,三条鱼的倒影做得尤其精彩,写意而又自然,真的很难想象如此水灵剔透的景色是通过大明火多次烤出来的。

  透明珐琅表盘在百达翡丽的手表中并不常见,反倒是每年那些Unique Piece的珐琅怀表经常用到Flinqué,虽然主角是采用多种工艺和各式主题的珐琅后盖,但表盘也会用透明珐琅工艺制作来和主题呼应。比如这款怀表,表背主题是丛林大象,于是表盘的机刻花纹也成了大片的叶子造型,并覆上绿色透明的珐琅,以此来衬托表背的热带丛林画面。

  透明珐琅不光可以成为盘面的主角,也能为那些大复杂表款添光增色,将多元化的极致工艺在同一个盘面上展现出来。这一只帕玛强尼三问计时陀飞轮万年历表盘的外圈用内填珐琅的雕刻技巧做出对称纹样,填入三种不同颜色的透明珐琅烧制,叶子的纹理就像刻在珐琅上一样逼真。其可揭式后盖也是用相同花纹的透明珐琅工艺装饰。值得称道的还有它的时针,做得别致,用透明镂空珐琅的技法制作,可以映出下方刻度。

  简单来说,珐琅就是将矿石通过烧制变成一幅画的过程。珐琅釉料的原料呈块状、片状或是粗糙粉状,需要将其放在以玛瑙制作的研钵里研磨(Grinding)成细粉,然后洗去其中杂质,釉料纯度以及洁净程度会影响最终成品品质。洗净后再滴入适量强酸溶液,彻底溶解釉料里的任何可能影响纯度的杂质。这样才能获得可以制作珐琅盘的纯净“颜料”,珐琅粉需要与水或者油混合之后才能更利于毛笔的蘸取和涂覆。虽然很可惜Millenet的珐琅原料配方已经失传,存货仅留在少数的珐琅师手中,但如今的珐琅料生产依然在继续,而且划分更细。比如针对金银铜不同的金属胎底,因为熔点不一样其珐琅配方就会有差别。对于同样的颜色,微绘珐琅所用的原料又会和掐丝内填的用料完全不一样。微绘珐琅需要超细的粉末, 而且比较稀薄,需要和油料(并非水)混合,以提高其延展性。

  由于混入了不同的金属氧化物, 使得珐琅粉末呈现出不一样的颜色,不同金属氧化物的熔点也导致不同颜色珐琅所需烧制的温度也不同,先从温度高的颜色开始,以温度低的颜色结束。每个珐琅师及珐琅工坊都会有自己的色卡,用来对比不同温度下烧制珐琅所得到的颜色变化,这有助于预先估计烧制的次数以及每次烧制对各种颜色产生的影响, 来还原预先设定的颜色。

  珐琅只能用来装饰盘面?PIAGET(伯爵)给出了其他答案,而且还不止一个。它曾经用黑色珐琅与金雕结合来装饰表壳的侧面,也曾经用内填珐琅的工艺将珐琅画从表盘延伸至表圈的装饰,为珐琅在手表装饰上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PIAGET(伯爵)将珐琅首次用在了机芯夹板上。镂空表由于没有表盘,因而整体的美感需要通过镂空夹板的装饰来提升,精美的手工雕刻是首选。但PIAGET (伯爵)却想到了用珐琅。仅有3mm厚的18K金机芯主夹板在制作时事先留出了凹槽,形成了内填珐琅的框架,其实镂空夹板是相当脆弱的,更不能在烧制时变形,不然就丧失了最基本的功能性。珐琅料的配方也是经过特别的研制,以石英及金属氧化物混合而成,可承受与18K金镂空主夹板同样的牵引力(不会因为受热收缩而产生相互牵制而变形)。主夹板及珐琅须经历五次摄氏780度至800度高温烧制而不变形。每次烧制前,珐琅都被精心刷覆在主夹板表面。为避免主夹板变形,釉层数量与焙烧火候均经过精确计算。其他一些小的夹板也是用同样的工艺制作以获得同样的品质效果,在烧制并打磨后用螺丝装嵌在主夹板上。为了整体效果,有11颗固定夹板的螺丝用黑色蛋面切割蓝宝石装饰,最终构成了这件完整的珐琅新艺术作品。

豪利真人游戏
上一篇:掐丝珐琅制作工艺     下一篇:陶瓷碗有毒吗?陶瓷碗的鉴别方法